始終如伊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★喜歡就幫作者點【Like】或【回帖評論】吧!

★註冊後【新人簽到】完,就可以瀏覽所有版面囉~

★有其他問題,歡迎到【求助中心】搜索或詢問喔~

★善用『搜索』,注意繁簡不同(ex:雲風和云风、#雲風和#云风)


向下
avatar
吃痴嗤
初級面糊
初級面糊
文章數 : 15
注冊日期 : 2021-04-24

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 Empty #1 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

2021-04-24, 20:55
o§o 转载自LOF(作者:吃痴嗤)o§o
o§o【文章出处】o§o




一、《惊世少年》


【风貌】
1.
聂风充满好奇的目光一直未离雪饮,年方六岁的他,竟可目不转睛地瞧着雪饮,已然过了整整三个时辰。
晚风轻轻掠进此破陋的斗室,拂起聂风柔滑的发丝。他的脸孔小而灵秀,灵秀中却又隐含几分坚毅之气,刚柔并重。

2.
在那满天翻飞的砂石败絮当中,一个小小的身儿冉冉出现。一头柔若蚕丝的长发在风中飘荡,也不知来者是仙是魔?
他不是仙,也不是魔,他只有一张小而灵秀的脸,和一颗赤热童心。
袁正于昏沉间茫然朝他一瞥,只觉眼前的男孩若一十有一,虽然双目淌泪,却不荏弱,相反眉目间更隐含一股沉毅气度。

3.
断浪笑道:“不是吗?我看你长得如此秀气,和你爹简直是两样人,可想而知,你一定长得很像你娘亲了。她必是个大美人无疑!”

4.
“表面看来,此子眉目虽是一片纯厚,实则隐含刚强不屈之气,绝非泛泛之辈,实与惊云一样,是百年难逢的练武奇才。”



【云貌】
1.
那是一种令人无法了解的寂寞,不应在一个小孩眼内出现的寂寞。
可是,却偏偏出现在年仅五岁的步惊云眼内。
那孩子猝地举头盯着他,神情异常倔强。
他有一双很冷很冷的眼睛。
但见此子粗眉深目,轮廓毫无半点孩童稚气,个子更比同龄孩子高大,虽然乏人理睬照顾,却不忧悒,反之更流露一股异于常人的不群气度。

2.
他愈是长大,愈是冰冷无声。
十三岁!
十三岁的他比之十岁的他,脸上竟添了一股不该有的莫名沧桑。
可是,那双横冷的一字眉,还是如三年前同样深锁,像在诉说着那悲苦的前尘,和将来决绝惨烈的一生!

3.
雄霸上下打量着这个独特少年,但觉其眉宇间所散发的冰冷简直前所未见,且还隐隐透着一股死亡气息!仿佛不带任何七情六欲,想不到世间竟有这样一个人物!
步惊云与雄霸面照着面,小脸不露任何表情,他俨如一座冰雕般镇在原地,若然不定神细看,还以为他是一尊亘古以来便长存的石像。
一尊死神的石像!



【风云际会】
1.
步惊云离去不久,那个小和尚又再走进来,好奇问:“咦,不虚大师,那个冷面的少年终于走了?”
“冷?”不虚苦笑摇头。
“不!他一点也不冷……”
说着回望墙上仍在淌下的孟婆茶水,叹息道:“总有一天,总有一个人,一定会明白他那颗赤热苦心,一定……”

2.
命运,终安排两个本来毫不相干、天各一方的人即将相遇。
他们并不是这次决战的主角聂人王与断帅,而是一个爱哭、一个不哭的少年风云!
雄霸的风云!



【初遇】
1.
那是一股很悲哀的感觉。
这般感觉根本毫无生趣,仿佛不愿再活下去,可是却被逼活下去似的,令人感到非常悲哀、绝望,绝不希望接近这股感觉。
出奇地,聂风反被这股悲哀的感觉深深吸引,他连忙收摄心神,迳使“冰心诀”静心感应,终于发现这股感觉的出处。
是在佛膝之下!
他迅速走进佛膝边往下一望,赫见一个年约十三、四岁的少年正立在佛足之上,翘首仰望这座高高在上的乐山大佛。
那少年一身黑衣如墨,一双横冷的一字眉刚强中隐带忧郁,双目更冷得出奇,就像所有的人和物,全都和他毫不相干。
他恍如一尊黑色雕像伫立着,给人的感觉是如此孤单,如此悲哀……
如此绝望!
那少年本专注看着乐山大佛,然而也察觉有人在看自己,遂斜眼向聂风那方向望去。仅此一眼,聂风不禁浑身一震。
这黑衣少年眼中的冷意,令他遍体生寒,他从没有想过世间会有如此冰冷的一双眼睛。
幸而这少年目光中除了奇冷,倒也没有什么,他看来对聂风并无敌意。

2.
聂风……
步惊云第一次接触这个名字,是自雄霸述说这次抢夺两柄绝世神锋的计划时听来的,其时他只觉此名字甚为平凡,如今得见聂风,方知其人绝不平凡。
他不平凡,所以他远远便可感应步惊云的悲哀,只有悲哀的人才可感应悲哀。
他不平凡,所以他面对惊涛骇浪的天威而不惧,终于死里逃生。
但步惊云觉得聂风最不平凡之处,却是他的心。
因为任何人在生死一发间,尽都会先顾自己性命为上,惟聂风于危急关头仍死命紧抓断浪,甘为救断浪而放弃一人易逃生的机会,这颗心……
步惊云可会欣赏?佩服?
死、囚双奴见步惊云似乎并不大注意两大高手在佛顶上的惊世决战,反注意正与断浪一起在佛膝呆呆观战的聂风,同感大惑不解。
然而步惊云听罢二人所言,居然恍如未闻,亦不答话,完全无视二人存在。
步惊云却只是仍定定注视聂风,就像在这空虚寂寞的世间终于发现了一样他感兴趣的东西:一个对手?还是一个朋友?



【云救风】
1.
步惊云一直默默听着二人的冷嘲热讽,始终没有反应。
眼前的一代宗师居然以狠辣剑招疯狂向一个小孩进攻,这样以强凌弱,以大欺小的行径,步惊云真的可以像死、囚双奴那样坐视不理?真的那样冷血?
就在囚奴冷笑之间,步惊云忽然拔剑!

不过聂风做梦也没想过,乐山大佛四周,还有一个有能力救他的人,一个有“心”救他的人!
就在聂风将劈未劈的刹那,倏地又起奇迹!
千百道剑光蓦地从密封的黑暗空间透入,瞬间交织成另一紧密剑网,及时把断帅罩向聂风的剑网一格。
好悲痛的剑网!好绝望的剑网!好一个鬼哭神号的剑网!
是“悲痛莫名!”
是步惊云的“悲痛莫名!”

步惊云手中剑已断,口角亦渗出血丝,显见虽以悲痛莫名破了火麟蚀日,但断帅数十年内力修为实非等闲,加上火麟剑的猛烈,步惊云破招后一阵气血翻涌,一时间站立不住,聂风见状忙上前伸手扶他一把,问:“是你?你为何要救我?”
为何?步惊云未回答,却猝地使劲把断剑凌空掷出,聂风心觉有异,急忙转身,赫见半空中一条魁梧身形手持双剑向自己飞快疾戳,却遭步惊云断剑一阻,那人惟有双剑一格,“当”的一声,剑势一窒,身形已飞快落下,是一等一的高手!
来者原来是步惊云双仆之一的死奴。
死奴本想乘隙刺杀聂风再夺其手中雪饮,但不虞步惊云反会阻其夺刀,不禁一愕,瞪着步惊云道:“你……”

2.
就在聂风与断浪刚要滚出佛膝边缘刹那,一条人影闪电抢前欲把二人攫回,聂风于翻滚中也瞥见了,这条人影正是那黑衣少年!
可惜就在步惊云的手快捉着聂风的手之际,断浪小小的身儿已如断鸢般滚出佛膝边缘。千钧一发间,聂风毅然作出一个决定,他绝不能抛下断浪,他霍地一手紧扣断浪小手,与他一同直朝江中堕去……
半空之中,聂风为要全力紧握断浪,另一只手不由自主一松,雪饮竟尔脱手,一惊之下,连忙一腿飞出,把雪饮重重踢进大佛石旁的崖壁上,直没至柄,跟着便与断浪双双堕进怒涛中消失。
步惊云怔怔瞧着满江怒涛,似是未料到世上竟也有不顾自己生死而先照顾别人的人,只可惜这个人已经消失……    



【数天身畔默坐】
在一片昏昏沉沉之中,聂风隐约听见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:“聂风……”
是死前的幻觉吗?这个声音生硬平板,丝毫也没高低仰扬,活像死神对他的呼唤。
是的!聂风迷糊的想,或许他早已真的死了,才会听见死神的呼号?
然而,声音又再响起,如梦如幻,他依稀可辨声音就在自己身旁:“记着,别告诉任何人我接下‘火麟蚀日’”。
简单直接的一句话,令聂风蓦然惊觉,说话的并非死神,而是那个……
他很想证实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无误,他很想张开眼睛瞧瞧此人是谁,只是他浑身一点力气也使将不出,就连张开眼皮的气力也没有。
就在此时,一个声音又由远至近地传来:“云少爷!云少爷!”
是一个很甜美的女孩叫声,凭声可以想象,她的样子大抵长得不错。
“云少爷,你这数天怎么老在这个聂风身畔默坐?瞧!天也快晚了,你不倦么?我已为你准备好了饭菜。”
此语一出,昏沉中的聂风心神陡地一震。这个唤作“云少爷”的人,在他身畔伫候数天,就是为等待他稍微恢复知觉时,对他说那一句话?
他更想瞧瞧这人的容貌了,可惜始终无力张目一看。



【云使风下跪】
就在聂风与雄霸僵持不下之际,蓦地,两块小石从门外急速射进,“伏伏”两声,打在聂风膝后。
聂风膝盖本碎,这两块石子虽未挟劲,但如此从后急撞之下,当场把聂风双腿撞曲。腿一曲,身难再直,聂风“啊”的一声,随即跪到地上。
只见两个人缓缓走进殿堂之内,为首一个正是步惊云,他身后的是最近才跟他的孔慈。
聂风乍见步惊云,迅即大骇,心想自己在昏沉中所听见的话定是他说的无误,震愕问:“又……是你?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”
步惊云并没回答,仅徐徐步至雄霸身旁,雄霸笑着代他回答:“因为,他是老夫第二入室弟子步惊云。”
原来如此,聂风当下恍然,难怪他在昏沉中听见那女孩唤其作云少爷。



【黑暗世界中的一丝光】
雄霸甫一离开,断浪随即又生龙活虎般跃起,赶忙掺扶聂风,还一边向步惊云伸了伸舌头,装了个鬼脸,啐道:“死木头,若非你用石块撞得聂风跪,他才不会跪呢!你是奸的!”
聂风在断浪的掺扶下勉强站了起来,出言劝阻道:“断浪,别这样说!他……他是为了我好!”
此语汇出,步惊云素来漠然的目光陡地向聂风斜斜地一瞥,似在他黑暗寂寞的世界中见到一丝微弱的光……



【二人宿舍】
聂风木然地摇了摇头,也没想到文丑丑会在此时此地说出以下的话:“帮主有令,‘风云阁’既名‘风云’,便应只供风云居住,绝对严禁其余人等在此寄住!”



【能否遇上一个能为自己滴血的朋友】
在场众人,除了秦霜对此情景不忍卒睹,别过脸外,还有一个步惊云……
只见他定定的注视着聂风膝下的血,黑得发亮的眼珠闪过一丝异样光芒,也不知是否对他的血感到好奇?
还是希望在他短暂今生,也能像断浪一样……
遇上一个能为自己滴血的朋友?



【赌上一双眼睛】
1.
一直不语的步惊云静看着他低首离去的背影,目光中竟猝地闪现一阵异样神色。
其实为父立墓,仅是一个很基本的要求罢了,可是连这件事竟然也无法办到……
步惊云也曾目睹聂风在惊涛骇浪中舍身抢救断浪,这样的人又怎会言而无信?
这样的人理应得到好报的。
既然苍天无道,不给他应得的好报,那,满手罪孽的魔又如何?
就在聂风刚刚步出第一楼的刹那,步惊云陡然道:“让我保证他。”
此语一出,不独秦霜与文丑丑大感意外,连雄霸亦有少许变色,不过他依旧气定神闲地笑道:“哈哈,惊云,你是老夫座下绝不留情的爱将,怎么忽然活得愈来愈像人了?”
雄霸这句话虽是随心所发,然而却一语中的!
真的!步惊云愈来愈像一个活人!
他素来像一个死人,本应对一切毫无感觉,如今又为何挺身而出?
雄霸续道:“惊云,你可知道要当这个保证人,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”
代价?步惊云心想,别和他说代价,还有什么比他加入天下会付的代价更可怕?
他当然不会答,只是等他说下去。
雄霸朗声道:“好!老夫就和你打赌!我决定让风儿与断浪前赴乐山,不过……我要你与他俩一起前去,沿路一直监视二人,直至他们返回天下会为止。倘若他俩在半个月内还没有回来的话……”
他说着斜斜一睨步惊云,狞笑着说出步惊云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
秦霜与文丑丑一听之下,两者皆陡地大骇,吃惊地回望步惊云。
只见他默然点头,无言地答应了这个赌局。

2.
聂风正欲相问,孔慈已把一张字条递了给他;他还未打开一看,孔慈已凄然道:“我一直都在怀疑,到底……云少爷为何会答应帮主监视你们?他为何……要接受这个无聊的任务?难道……他真的如一般天下会众所说,只想……邀功?直至我知悉他的死讯后,我不用再怀疑了。我终于忍不住偷看了……云少爷叫我别看的这张字条,方才发觉……原来他……他不但……没有些微……得益,还需要……付出……不菲……代价……”
她的嗓门已渐沙哑,眼泪也忍不住从她的眸子滑了下来,她泪眼盈盈的瞧着聂风,十分艰难地完成她犹未说完的话,道:“他为了……你们,与帮主……赌他的……一双……眼睛!”
说罢终泣不成声。
“一双眼睛”四个字恍如霹雳雷霆,狠狠轰进聂风与断浪耳内,断浪当场满脸通红,因为他当日也是自以为步惊云是为邀功才会监视他俩的。
聂风闪电般打开那张字条,他终于看见了……
那确是一纸赌约,列明了若聂风与断浪不能及时回来的话,雄霸将要挖下步惊云的一双眼睛,以示他“有眼无珠”,错看了人。
赌约上还有步惊云草而有劲的签名,可见他签时如何爽快,如何坚信,如何狠!
他终究没有错看了聂风与断浪!
他自己却反被这世界错看了!



【风心颤】
“云师兄……”聂风呆呆的看着步惊云,他遽然发觉,就在步惊云扫视众人之际,他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无法言喻的悲凉。
一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悲凉。



【不住盘旋的一句话】
房内仅有一张细小的床,勉强可容两个小孩同睡,步惊云一言不发便背向聂风二人睡到地上,明显表示他不会睡到床上。
是因为他根本便不喜欢与任何人同睡一床?还是因为……
乐山一带虽并不冷,夜来也是寒气逼人,聂风有见及此,忙拿起床上唯一的被子,正想递给他,断浪讶然问:“风,你把被子给他,那我俩盖什么?”
聂风道:“地面寒冷得很,云师兄如此睡在地上准会着凉,而且我俩睡在床上,实在不觉太冷,不如……”
断浪抢着道:“嘿,是他自己要跟着来的,自讨苦吃,与人无忧!”
“浪……”聂风低声叫止他,道:“有时候,真相并非你所想般简单,一个人的心,也并非如你所想般简单……”
断浪乍听之下,不再辩驳,惟有极不愿意地跳往床上。
聂风走至步惊云身后,俯身轻嚷:“云师兄。”
步惊云没有回应,仍然背着聂风侧身而卧。
“啊,原来是真的睡着了。”聂风只好把被子轻轻为步惊云盖上,跟着便把房内的油灯吹灭。
房内登时一片幽暗。
可是在这片幽暗之中,蓦地亮起了两点寒星。
那是步惊云一双炯炯放光的眼睛。
他原来并未入睡。
他只是睁着眼,手中却在紧抓着聂风为他盖上的被子。
脑海,也在不住盘旋着聂风适才的一句话。
“一个人的心并非如你所想般简单……”
说得不错,他当然并非断浪所能想象,然而,他心后隐藏的故事,也并非聂风可以理解。
也许世上根本就不会再有人像霍步天那样,能够理解他的痛苦。
就连聂风也不能够!
想到这里,步惊云忽地拨开那张被子。



【表情神同步】
那个甫见三人进庙,悠悠道:“在下是这座庙的庙祝,不知三位施主这样晚前来本庙,是借宿、求神、问卦,还是看相?”
此语一出,步惊云与聂风一同陡地变色。
因为,这个人的声音令他俩感到异常震惊。
那是一个低沉的汉子声音,本来平凡已极,但,这个声音竟是适才他俩在凌云窟听到的声音!



【首次联手】
眼看三人势必给洪水淹没,生死存亡间,步惊云与聂风互望一眼,双方均知必须联手方能脱险。就在五方洪水已侵近他们方圆八尺刹那,步惊云毅然双掌齐翻,两股雄猛无俦的掌劲直贯左右掌心,打出排云掌以凌厉见称的一式“排山倒海”!
此招一出,掌势当真劲如排山倒海,顿把其中两道洪水冲势稍为遏止,而聂风亦刻不容缓,同时运腿踢出风神腿之“风卷楼残”!



【会永远记着你】
1.
聂风二人并没再答他们,只是含泪把他们分别放到自己两肩,有些更以手抱着。接着,聂风再回首一瞥步惊云寂寞而孤单的背影,哽咽道:“云师兄,风师弟……会永远……记着你的,我……我一定会……回来……找……你……”
找?找什么?也许连他的尸体也未可找?步惊云并没回应。

2.
然而此际他也把马儿们打理好了,他缓缓步至聂风身边,轻搭他的肩膀,道:“风,你在回程时已这样的想了好几天,如今又是如此的想,你究竟在想什么?你仍在想步惊云吗?”
聂风垂首不语。
断浪又道:“步惊云虽为救我们及那群小童而死,令我对他亦大大改观。不过,风,他真的已经死了,我们却仍活着,决不能一生都在想他,蹉跎岁月呀!”
他此番实属肺腑之言,自那事以后,断浪也是衷心的佩服步惊云。
聂风幽幽的道:“云师兄……我一生都不会忘记,只是……我在想着另一些人。”



【应做的事】
聂风的心不禁直往下沉,一双本已干涸的眼睛又复濡湿起来,一直在他心头犹豫不决的抉择,就在此刻,他狠狠的决定了!
孔慈犹在绝望地啼哭着:“为什么?为什么云少爷要……保证……你们?为什么他宁愿……豁出……性命……也要救那些……孩子?为……什么啊?他……为什么……这样傻啊?”
聂风恻然盯着她痛如刀剐的脸,他忽然发觉这个十四岁的女孩,对步惊云竟已有一种超越主仆的感情……
他扳过她的身子,毅然道:“孔慈,难道……你还不明白?云师兄如此做。只因为……他深信这样做……不但绝对正确,而且,也是此世生而为人,应该要……做的事……”
孔慈泪痕披面的看着他,悲恸地问:“应……做……的事?”
“不错。”聂风眺着漫天的风雪,十二岁的他居然唏嘘起来:“既已生而为人,若自认为应做的事,即使……死,也还是……会毫不考虑。一意孤行地去干吧?”
他言毕瞥了孔慈与断浪一眼,悠悠的道:“今日,我也恍然明白这个道理,也到了我该实行这个道理的时候!”



【以云师兄的名义】
聂风平静的道:“我,需要白银一百万两。”
一百万两?雄霸一双龙目睁得如铜铃般大,他的眼睛,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睁得这样大。
聂风答:“不错,一百万两,一两银子也不能少……希望这笔银两以云师兄之名……捐给乐山一带受洪水肆虐的所有村民!”
啊!原来他心中所想的……
还是那些活在水深火热的灾民?
还是——
步惊云?
这就是他认为应做的事?那不应做的事呢?
雄霸只认为聂风是个傻子,他狡狯地斜睨聂风,目如鹰隼,问:“你说这是一宗交易,那你又以什么来与为师交易?”
聂风毫不踌躇的答:“我,我自己!”
“只要你愿出这一百万两,我便代替云师兄替你打——铁桶江山!”
雄霸一怔,他至此方才知道,自己一直都太低估聂风。
他以为他过于愚仁,不懂利害,如今终于知道,聂风比他所想的更懂分析利害。
目下步惊云已死,雄霸已失一员大将,聂风要以自己来作谈判条件,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时机。
为过,如此乘机以自己来交易,为的只是拯救灾民,只是报答步惊云这个死了的人的相救之恩,在雄霸的眼中,聂风又始终也和步惊云一样——愚不可及!




二、《搜神记》

【云貌】
这只紧扣黎鹏的手,是一只坚如精铁的手。
这只坚如精铁的手,属于一个比铁还要坚定的人。
但见出手相救小国的人,竟是一个年纪十九、身材十分魁梧的青年。
这青年浓眉深目,背着一个草篓;虽然身披粗布衣衫,惟仍掩不住满脸英挺不拔之气,整个人看来轩昂伟岸,异常独特。



【风貌】
1.
聂风已经十六岁了,个子较之五年前的他已高出不少,可以说已是一个昂藏七尺的青年,而且当年他脸上的童稚之气早亦一扫而空,换上的,反而是一脸的英挺俊拔,和一股处变不惊的冷静。
惟一不变的,是他那头乌黑的长发,依旧如童年时般,不受世间任何束缚,洒脱地在江湖中飘荡,在江湖人的眼中心中飘荡……

2.
“轧”的一声,雪缘已轻轻推开屋门,正想离开,然而就在此时,她便发觉屋外小园之中的一座假石山上,正默默坐着一个男子,一个长发飘飞,异常俊逸的男子。



【黑寒与白露】
严格来说,“白露”并不完全算是一颗石,因为在白露蛋白色的石质中混杂了不少闪闪生光的白色寒铁。
女娲轻轻的捧起白露,又再祝祷:
“石中之铁,铁中之石,白露啊!你是天地间至寒之物其中之一,你的寒气足可化气为冰,冰封三尺;而且你还含可以传造绝世神锋的白色寒铁,即使你无缘补天,又何须自嗟自叹:落入凡间,将更能发挥你的长处……”
女娲说着猝地手里一扬,便把白露掷向凡间,一边犹道:
“去吧!就去人间寻找!但愿你石中之铁能被铸成一柄绝世神锋,但愿你最终能落在一个心地善良、愿为众生幸福而甘于作出牺牲的主人手上,把千千万万活在水深火热的人从苦难中拯救出来……”
一语至此,女娲已哽咽失声,默默的目送下堕着的白露,衷心盼望它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。

“黑寒”。
如果说白露是天地间至寒之物中之一,那这颗“黑寒”,唤作天地至寒之物其中之二亦当之无愧!因为女娲甫把它端在掌中,便立觉这块黑得闪闪发亮的黑色石块,石中正有一股无底深潭般的寒气正在源源吸纳女娲体内的力量,令她亦不期然打了一个寒颤,然而女娲仍没有放手的意思,她只是幽幽的瞧着黑寒,道:
“黑寒啊!你虽也是至寒之物,你虽也像白露般蕴含石中之铁,但你当中那黑色的寒饶恍如一颗黑色的心,与白露那种向石外散发、发化气为冰的寒气截然不同,你的黑,你的寒,只会把世间所有的力量吸进:化为己用,而且我如今己有预感,你将来必定会被铸成一柄——绝世好剑,与白露所铸的神锋不相伯仲……”
“可惜,你却是一柄杀孽奇重的绝世好剑,你极有可能为世间带来无数死亡……”
“我本不想你这样的凶物落入人间,不过因你与白露同样具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拯救人间,才让你去碰一碰你的运气,所以你必须等,纵使等上千秋万载……”
“你也要等至一个与你同样栖于黑暗的真正剑手,只有他,才配当你的主人……”
女娲说到这里,不禁唏嘘一声:
“只有曾长久苟活在黑暗与冰冷中的人,方会知道黑暗与冰冷的可怕。得到绝世好剑后,才会懂得利用此剑来把众生救离黑暗,最后才会把他自己与黑寒天生悲哀的命运扭转过来……”
不错!人有人的命运,石也有石的命运,只不知黑寒此去的命运,可否等到一个和它一样属于黑暗的——他?
“因此,若你最终还是等不到他的话,尽管要沦为黑暗中的锈铁,也不要苟全在这个混浊人间!”



【云救风】
1.
“吧”字甫一出口,神将食指又雷霆万钧般向聂风眉心直戳,聂风咽喉被其紧扣,根本无法挣脱,眼看他势必被戳破眉心,他死定了!
但就在此毫发之间,他霍地又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:
“妖孽”。
多么直接简单的斥骂!声音由远至近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,而这个声音更蕴含一股冰冷,一股聂风似曾相识的冰冷……
可是神将的食指已如雷电般戳至他眼前半尺,这样短的距离,他根本逃不了,也没有人可救得了他!
不!还有一个人可以救得了他!
而且这个人亦是一个应该救他的人!
因为,聂风与他早已注定不能在此刻死去,他俩的命运早已被一句“风云际会浅水游”的说话所注定,他们在以后的日子还要一起井肩作战,对付他们须要对付的人!
“波”的一声!一双粗壮的掌斗地挡在聂风眉心之前,神将的食指登时遭硬生生震开;同时之间,聂风又听“功勒”一声,侧乎来人又以掌劈在神将臂骨之上,神将紧扣聂风咽喉的手顿亦松开,聂风当场脱险,随即后撤!

2.
“嗤”的一声,一条微微发黄的白练嘎地如箭射出,一把卷着聂风的手,及时把他正急速下堕的身形拉止!
这条白练,正是阿铁五年来一直珍之重之的白练,就在聂风生死存亡的一刻,他终于忍不住出手救了他!
聂风本自忖必死无疑,却怎样也设想到阿铁竟会放弃了一个抢夺盂钵的良机出手相救,霎时一阵惊愣,私下闪过千念万念:
“为什么?为什么他要如此?他本已可盂钵到手!”
一连串的问题根本便无答案,也许连出手救聂风的阿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出手!



【风救云】
“卑鄙!”聂风大骇则个,连忙捡起地上火把运气一吹,洞内登时再度投进漆黑之中;同一时间,聂风已凭记忆辨位,豁尽所能以最快速度向那男子倒下的位置扑上,应变能力之快简直已大大超乎神将意料!
神将于黑暗中原亦想展身扑上,可惜已给聂风抢了先机,聂风一把抽起那个像极步惊云的男子与其背上的白衣少女,飞快地跃进其中一个洞口消失。



【五年的诺言】
1.
不过他的地位虽然尊贵,却有一颗不贪图名利的心;生活于他,只求简朴、整洁便已心满意足,他并不是那种穷奢极侈的人,纵然他极有资格这样做。
惟是,可悲的宿命却一直把他牵涉于江湖喘不过气的斗争中。五年了,五年来他没有一刻不想可以停下来歇一歇,然而为了坚守五年前与其师的一宗交易,他不得不继续为其师奔走、效命。
而他与其师的交易,也是为了五年前曾救了他与一群孩子的“他”、也是为了当年乐山的无数灾民……

2.
然而归根究底,聂风又为何要替雄霸办事?无非是为了五年前因为步惊云而对雄霸所作的承诺……



【云护风】
故此聂风甫一堕地,便立即坐起盘膝调息,可是神智已开始模糊,渐渐陷于昏沉,阿铁眼见聂风为了自己竟落至重伤地步,私下感激之余,亦连忙强忍本身内伤,挺立在聂风身前,守护着……



【别再忘记师弟了】
聂风亦洒脱一笑:
“不错,死又何妨?阿铁,我只希望你别再忘记我这个师弟便好了……”



【天生风云】
“啊,我……明白了!”神忽地略有所悟、不可置信地瞄着阿铁与聂风,吐出一句只有他自己才会明白的话:
“你们是……天生的……”
“风?”
“云!”
神的摩诃无量本是悟自天地间两种无形无相无常的天象——风云既从天地所悟,归于天地亦不无道理,然而为何神会认为阿铁与聂风是天生的“风云”?“风”、“云”两个名字,本来全是他们的双亲后天所取的!
“好残忍的无意!本神穷尽百多年才得的无上武学摩诃无量,料不到一半功力竟被你们所得,只因……你们是天生的风云,真想不到……”神话中之意,似已看出天机……
冥冥中真有天机?那假如“风云”天生便是“风云”,个中天机又是甚么?
avatar
吃痴嗤
初級面糊
初級面糊
文章數 : 15
注冊日期 : 2021-04-24

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 Empty #2 回復: 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

2021-04-24, 21:01
三、《倾城之恋》

【云貌】
1.
虽然相隔五年,步惊云无论在身形及容貌上均有显著改变。
可是那横冷的一字眉,和那双比冰雪还更像冰雪的眼睛,只要是曾经见过这双眼睛的人,仍是一眼便可把它的主人认出!

2.
但听那个额上有朱砂痣的女子歪嘴邪笑道:“嘻嘻,二妹,你瞧!这个步惊云长得多俊!”

3.
她可以看见他那张木无表情的脸比五年前更为成熟冷峻;那浑身虬结的强横肌肉,与及那双仍在冷看苍生兴亡的眼睛,仿佛在告诉看见他的每一个人,他比很久以前的自己更有力量……更有足够的实力成为不容世人冒犯的——死神!



【风貌】
1.
或许,是因为她也料不到眼前的男子不单拥有一颗仁心,还有一张神情异常柔和的脸:世间,已很少男人能像聂风那样,拥有一张令人看来异常舒服、飘逸平和、不沾尘色的脸……

2.
那二妹边说已边摊开她手上的人像,媚眼如丝道:“还是我的最实际!你看!十七岁的聂风,是否已是天下第一美男子?”
那二妹闻言竟然并不满脸通红,反而娇嗔无限的道:“哎呀!大姊,你耍我!你怎么把我形容得如此猥琐?我并没时常对着聂风的画像长流口涎啊,只是尝过一次罢了……”

3.
他的脸是那样的柔和,柔和得如同一张孩子的脸,或许在这张脸后所埋藏的那颗心,也是一颗从小至大也未有丝毫变异的赤子热心。

4.
骤闻聂风名字,那个大姊四夜方才双目放光,满目荡漾着无限春情,喜形于色问:“什么?姥姥。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美男子聂风,已经来了无双城?”——一想起聂风那张俊美的脸,四夜差点便要垂涎欲滴,在她眼中,聂风简直是一个美丽的、可供玩赏的人间玩偶。

5.
她说着猝地眼珠骨碌一转,瞄着聂风淫笑:“不过她倒很懂得挑,挑中你这个绝色美男子,不失为上等货色!”
四夜朝聂风呵了口气,笑道:“聂美男,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,为何我和五夜可在网上走动。好吧!瞧在你这张人见人爱的俊脸份上,我就告诉你吧!……”



【二人宿舍】
风云阁自聂风加入天下会后,已被分为“风阁”与“云阁”;两阁之间且隔着一个庭园,而在步惊云失踪的五年内,“云阁”一直空着,只因为——后继无人!
不错!除了冷如万载玄冰的他,准有资格配当“云阁”的主人?谁还有资格可入天下第一霸者雄霸双目,叫其另眼相看,纳其为徒?故而,“云阁”一直空着,空着,俨如是一个忠心不二的仆人,坚决不事二主,始终等候着它的主人回归或魂归之日,哪怕等至壮志消沉……
而“云阁”更日趋凄清悄寂,悄寂得如同一个坟墓。



【去的理由】
他们本以为聂风这次任务所需时间虽是长了一点,但做梦也没想过聂风竟已渺无音讯,难道……他已发生意外?
只有步惊云,听罢雄霸一番话后依旧木无表情,他遽地转身,斗篷一扬,冷冷吐出三个字:“好!我去!”他去?那他此去的理由又是什么?
是因为雄霸的第一理由?还是因为雄霸所说的第二理由——聂风已经音讯全无?
死神,也会为聂风而去?



【双星】
三颗星尽皆璀璨无比;其中一颗一片火红,刺眼非常;余下两颗亦光芒万丈;只是其中一颗隐隐散发着一层云,异常独特;最后那颗亦不逞多让,竟如一股旋风般绕着那颗布满云气的星游走,两颗星俨如知己、朋友。
女娲不禁凝视夜空中的风、云二星,相当惋借:“而……你俩,你俩……座于……极南,将来……即使……能……为世间……化去此……大凶……之……劫,自身……却……依旧……藉藉……无……名,你们……纵然……为天下人……干尽……好事,也……不会……被人……记起,亦不会……感激……你们,你们更不会……在……历史上……留……名……”
风、云二星当然不会回答,仿无语,然而,它们看来也似是无憾、无悔……



【天生风云】
1.
“好严密的防守!但……门上所刻着的‘风云’二字,又作何解?”
梦瞟着聂风,目光中所隐含的深意更深,一字一字的答:
“这两个字……”
“正是倾城之恋所等的那两个人……”
“他们的名字正是唤作——”
“风、云!”
啊!聂风猛然记起,无双夫人在幻境内最后想说的名字,便是风、云?按此推想,其中的“风”字,指的可能便是聂风了?
“梦姑娘,世上唤作风、云的人何止千万?为何姥姥会认为其中一个是我?”
梦答:
“能够匹配倾城之恋的人必是当世至桀,绝非庸碌众生。试问当今武林,能令所有江湖中人瞩目的后起之秀又有几人?数来数去,也只有神风腿‘聂风’,及不哭死神‘步惊云’而已……”

2.
“你……果然是无双夫人所预言的……天生的……风云!”
聂风闻言一颗心更是下沉,他曾听过这五个字;就在长生不死的神败亡之时,也曾吃惊地狐疑,聂风与步惊云是“天生的风云”;以神这样一个绝世智者,当然也能像无双夫人那般可以看透星象;神所预言的,可能也正是无双夫人所预见的,只是无双夫人对自己所预见的深信不疑,神却过于自负,他宁愿信自己的实力……
既然如今聂风已能把门开启,无双夫人的预言似乎异常准确。聂风心头更是紊乱,暗忖,她所说的另一个人,会否便是——云师兄?他所说的那个将由二人化解的劫难,将会又是什么劫难,他,和另一个他,又将如何逆转天命?对抗牢不可改的人间命运?

【感知】
1.
“什么?”聂风蓦地心头一惊,他尽管无法动弹,仍可感到,正有一股异常可怕的感觉,向着他所处身的破屋急速逼近。
那……那是……
他逐渐明白,何以这数天以来,他心头总不时隐隐感到一股喘不过气的感觉;原来,连“他”也来了!
聂风最熟悉、却又最不了的“死亡感觉”,以及这股感觉的主人,来了!
2.
“昨晚我们本想睡了,身后却忽地出现一个神秘黑影,沉沉的说了别要灰心四个字,便丢下一包东西,我与大哥回头一望,那黑影已经不见了,便拆开那包东西一看,哇!原来……是一些银两,足够我们两个置很多很多的东西啊。”
聂风一楞,连忙回首一瞥天下会众,那个好心的神秘黑影,会否……是他们其中之一?抑或……啊!聂风的目光不期然落在正骑在马上的步惊云,步惊云却没有看他。
其实,他从来也没有给任何人一个机会,能够正面看着他的脸。
和他的心。



【云助风】
步惊云依旧无语,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聂风身后,蓦地——
他动了!
是他的身动?还是他的心,已被聂风的心所动?
不知道!只知道,最先动的是他身上披着的斗篷!
“霍”然一声!他身上的斗篷蓦向聂风迎头罩下,斗蓬过处,更传出二十一发“噗噗”的响声……
每一响声均清脆玲玎,斗篷过后,聂风骤觉浑身经脉异常舒畅,血行无碍,他终于可以动弹自如。
他不期然回首,看着步惊云双目所流露的感激,不言而喻。





四、《魔渡众生》

【风貌】
“聂风这小子纵是为父的第三弟子,在天下会地位非轻,但他也仅是为父的战斗工具而已;即使他就有几分颜色,有一张万人迷的脸,你却是我雄霸独一无二的女儿,你也该像为父一样——果敢!决断!无情!绝不该着了聂风的煞手!”



【英雄所见略同】
聂风此语一出,步惊云不由徐徐朝他一瞥,似在说,英雄所见略同!



【代他回答】
1.
步惊云并没回答,幸好站在其畔的聂风,虽然今日已极厌倦再重重覆覆说这些江湖事,但为了调解步惊云这个师兄所造成的尴尬场面,他第一时间代他回答。

2.
聂风每说一句话都用“我们”,显见他也深信步惊云会如他一样的想,所以才会代他回答。



【二人宿舍】
心意既决,孔慈遂步出风云阁的庭园,只见在庭园之外的不远处、立着一间简朴小屋,这间小屋,正是她夜里歇息的地方。
雄霸向来帮规分明,一直皆严禁任何婢仆在主子阁内度宿,故:孔慈日间尽管时常在风云阁出入,夜里还是须回到这间小屋。



【云救风】
1.
“蠢材!”饶是冷如死神的步惊云,心中也不由暗骂聂风一句。
他自己曾遭逢灭门惨变,失去了最敬爱的继父霍步天,他曾那样悲痛欲绝,那样欲哭无泪,还不是苟全残命于乱世,活至今天?
“聂风!我偏不让你死!”
步惊云不知为何,猝地出手!
但见他斗篷一晃,身形已如奔雷抢前,双掌齐翻,死神,决为聂风挡此转天一击!

2.
步惊云为何不上少林?甘愿先入地狱?
或许,只因为一个他自己也不肯定的原因,只因为聂风……
已入地狱!



【默契】
1.
“这家伙在弄什么玄虚?”聂风见此情形,不由一想,立时朝步惊云瞥了一眼,二人登对似有默契,就在经王愈步愈近之时,突然同时出手!
左,是快绝武林的——风神腿!
右,是变绝江湖的——排云掌!

2.
聂风不由一怔,愣愣道:
“云师兄,那对老夫妇……怎会突然不见了?难道……他俩是?”步惊云似乎已明白聂风的意思,他饶有深意的答:
“不是。”
“不是他们。”
他语中所指的他们,到底是谁,聂风乍听下亦立即心领神会。





五、《再见无名》

【担忧】
反而,聂风最担忧的……
是步惊云!
步惊云已经五天没有张口与他说话了。



【惺惺相惜】
从前,聂风也曾尝过与步惊云一起上路的滋味,步惊云尽管冰冷,惟在聂风三番四次、“苦心经营”地逗他说话之下,他亦会爱理不理地、微微作出一些简单回应。
毕竟,死神虽然看来冷酷,但对聂风,总像暗暗流露着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……
步惊云对他惺惺相惜,可能是聂风身上,有一些他永远也不会有的东西——那种令人看上去感到无限温暖的笑容。
和聂风的眼泪。



【表情神同步】
1.
然而,尽管琴音苍凉萧索,聂风与步惊云却并没心碎,他俩只是面色陡变!全因为,他俩皆曾听过这胡琴之音!

2.
无名?步惊云与聂风听闻这个名字,方才如梦初醒,双双心忖:难道黑衣叔叔,或是鬼虎叔叔的主人,唤作——无名?

3.
他竟然把全部罪名都独搅身上,他这样做,到底是为了什么?又为了何人?聂风与步惊云深感纳罕。

4.
步惊云与聂风不约而同朝白衣汉子一瞥,只见他本已苦涩的表情更苦。

5.
聂风与步惊云愈听下去,亦不由自主暗暗为这双兄弟之情肃然。

6.
是的!聂风及步惊云亦深深认同应雄这一番话,缘于他俩小时,曾分别听闻无名所拉的胡琴之音。



【前辈的目光】
白衣汉子至这里,不由有意无意地朝步惊云及聂风一望,仿佛,以其超凡修为亦已一眼瞧出,聂风与步惊云,将来亦会象他和他的好兄弟一样,亦敌、亦友、亦兄、亦弟……
avatar
吃痴嗤
初級面糊
初級面糊
文章數 : 15
注冊日期 : 2021-04-24

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 Empty #3 回復: 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

2021-04-24, 21:05
六、《四大天王之夜叉》

【云助风】
1.
聂风何以会突然在这里出现?
也许真的要谢谢步惊云。    
缘于当聂风紧随步惊云,以为天下会发生了什么大事之时,方才发觉,天下会如一条沉睡的东方巨龙,并未有事发生,而步惊云在掠至这带之后,遽然已于无边寂寞的万籁中消失,归向他黑暗的归宿之中。
是步惊云故意引聂风来此?
他真的这样无聊?抑是因为,他并不认为这样做很无聊?
聂风不知道,他只知道,当步惊云引他掠至断浪马槽附近的时候,他终于猛地记起,今天是什么日子了。

2.
正当聂风感到傍徨无计之际,霍地……
“伏”的一声!
一条人影遽地已出现在他和孔慈眼前!
那是一个本欲赶去三分教场,却刚巧经过风阁门前的人!
步!惊!云!



【两心之外无人知】
只有一个聂风,才知道步惊云所干的无聊事。
才隐隐猜知他的云师兄,难为知已难为敌的一颗神秘莫测的心。



【别错过风】
第一句说话,步惊云反问断浪可还什么给人?似是证明带着轻蔑,不过反过来说,可能亦是死神对断浪一种暗暗的激励!
然而第二句说话,他叫断浪别要错过,其实是想叫他别要错过些什么?
但断浪何其聪明,步惊云寥寥数字,他已即时心领神会,他一面看着步惊云逐渐远去的背影,一面暗忖:
“步……惊云,你是提点我别要错过……聂风这好兄弟吧?”





七、《千神劫之再世情缘》

【云貌】
1.
那是一条相当魁梧高大的男子身影,身上还披着一袭墨黑的斗篷。
但,眼前这个男人,虽然和传说中的步惊云一样身披墨黑斗篷,却是一脸俊朗,一双深邃的眼睛略带迷悯和哀伤,最重要的,是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苦笑,他,一点也不冰冷!甚至他说话的语气亦毫不冰冷!

2.
不错!聂风一眼便已认出那是步惊云的背影!缘于那人不仅身披墨黑斗篷,还有那一头的散发,那宽阔壮硕的双肩,都与他的云师兄无异!

3.
怎么说呢?这个男人之所以令它感到特别,并非因他那异乎常人的高大身材,更非因他身上披着那袭黑如无星长夜的斗篷!
它感到他特别,只由于他的一张脸虽然木无表情,然而他的一双眼睛,却是挺富表情的!
可能一般人惯于以貌观人,目迷五色,才会给“他”冰冷的面孔蒙骗,瞧不透“他”眼底深处竟也藏着万千表情。
例已感到这个“他”那双表面看来骄矜的眼睛深处,藏着无限……
忧默的表情!



【担心】
1.
聂风一直远远跟在步惊云的身后,已经跟了五天,看天色,看行程,相信在不久之后,步惊云但会抵达西湖。
原来,步惊云在看过云阁外的数行刻字之后的真的决心前来西湖,聂风心知那数行诱步惊云往西湖的刻字,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目的,他不放心步惊云这次的西湖之旅,故而亦决定跟他一起前来西湖!

2.
“云师兄——”服见步惊云的生死就在毫发之间,聂风却欲助无从!他虽然仍能保持高度镇定,惟一颗心却已暗暗在为步惊云担心,但!
处身剑网内的步惊云却依旧面无惧色,并没有为自己正面临的必杀危机而动容!



【避雨】
雨下得愈来愈大,步惊云虽然无惧任何风雨,最后还是在一个避雨亭停了下来。
他停下来,是因为他真的想避雨?还是因为……
他纵然不喜欢聂风这次尾随自己而来,他也不想聂风因继续尾随自己,而在大雨中受折磨?
不过无论步惊云为何原因,聂风都很感激,但见他亦步入步惊云所进的避雨亭中避雨。



【默契】
一念及此,步惊云与聂风不由闪电游目四顾,步惊云的一双冷眼犹如雷电扫射周围,聂风的双耳如冰心静听万籁!



【陪你一起踏进圈套】
步惊云吐出这句话时,虽然仍然未有回脸看聂风一眼,虽然他的语调还是那样冷硬而呆板,那样故意漫不经心!惟是,聂风已听出,步惊云的这句活是“经心”的!
就在这一刻,尽管步惊云的眼睛仍是看着前方,仍是背着聂风,惟聂风忽地感到,他与步惊云的距离开始接近了!
因为他们同样配是——“人!”
聂风实在为步惊云能够明白他的苦衷而深深感动!他不期然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:
“云……师兄!风师弟……实在很感激你能明白我……有口难言的苦衷!我虽然不能向你吐露……半点风声,但我唯一可为你干的,就是在雪缘与神母没在你身边的时候,如果你要踏进圈套,我聂风……”
“也陪你一起踏进圈套!”



【感觉并不一样】
1.
“我还是——”
“很早已知道——”
“你不是你!”
“因为……”
步惊云说着冷冷盯着仍无比震撼的聂风,复再一字一字的续说下去:
“你给我的感觉……”
“并!不!一!样!”
什么?步惊云竟说眼前的聂风,只是另一个模放聂风面貌与声音的人所扮?而他更其实早已知道此人并非聂风,只是一直佯装不知,想看这个聂风有何行动而已?
只因为,此人即使“音”“容”都与聂风一模一样,他给步惊云的感觉,却并不一样?

2.
父母有父母的感觉!兄弟姊妹有兄弟姊妹的感觉!甚至是知己朋友,亦有知己朋友的特殊感觉!而聂风向来给步惊云的感觉,即使并非知己,也是一种任何人也模仿不来的感觉。
只因聂风真的是一个相当出众的人!
而他之所以出众,对步惊云来说,非因聂风的飘逸,更非因聂风的优厚天资!而是因为……
聂风的心!
自从数岁懂人性那刻开始,步惊云看人,已从不看人的外表!
只看人的心!



【伸出圆手】
那是一双异常稳定的手!
步惊云微微一愕,只因他即使无法回头,他己即时知道这这双手的主人是谁了,因为这双手是一双异常难得的手!
一双罕见地比许多人温暖的手!
他沉沉的道:
“是——”
“你?”



【风救云】
1.
纵然包围着步惊云的无形剑气已紧密如网,更愈来仍凌厉难挡,但聂风亦绝不会让步惊云孤身困在剑网内作战,他突然连腿成刀,以腿使出他聂家“傲寒六诀”的“惊寒一瞥”,以图为步惊云劈开包围他的重重剑网!

2.
“云师兄——”
聂风眼见此情此景,此时已不顾一切,以其自身最快的速度飞身扑向步惊云身后,双掌一抵步惊云的背门,他要豁尽全力制止步惊云被那道强大无比的无敌剑气压向洞壁!

3.
“云——师——兄——”
变生肘腑!聂风当下心知不妙,即时已如一阵惊风扑出,企图在步惊云还未堕至破开的湖底之前一把拉回他!
总算聂风身手比声音犹快,“嗖”的一声!他已及时一手抓着步惊云的手,方发觉他的云师兄原来以血雷迸发摩诃无量之后,掌底真的已难运半分内力,但聂风心这还不打紧,因为他在使出摩诃无量之后,犹有他自身所习的内力,此刻既已握着步惊云的手,他便有信心可在下堕时抓着巨湖的湖壁,可免一同堕向湖底下的万丈深渊……
可是,聂风这回的估计却是大错特错了!他满以为他可以抓着湖壁,但此时方才发觉,湖水漩涡所带动的吸力实在非常强大,他根本无法抓着洞壁,便与步惊云一起被深渊的气旋强吸下去!
步惊云纵已全身乏力,惟眼见聂风如此舍命相救,当下沉声道:
“聂……”
“风!”
“你别理我!”
“乘如今还来得及,”
“快踏我而上!”
“以你轻功……”
“一定可回地上!”
聂风虽已和步惊云一起急速下堕,惟在此生死一发间竟重重摇首道:
“不行!云师兄!我聂风偏不信像你这样的人会和那神行太保一起葬身于此!你虽然冷酷,却只是外冷内热!我一定要帮你再次回到雪缘姑娘身边!”
聂风的仁义之风向来都为步惊云暗暗欣赏,惟骤闻聂风为了成全自己而不顾性命,死神再冷,亦陡地微微动容,而就在此时,二人的生望却突然来了!





八、《九天箭神》

【照顾你一生】
但,如今这些什么盖世无敌的神功也不再重要了!盖世神功也只是江湖高手们奢侈的“身外物”!聂风目前最希望看见的,是他的云师兄能早日回复从前的步惊云……
即使他的云师兄从前如何冰冷慑人,不喜言语,但仍会偶然答聂风半言只语,聂风只希望步惊云能对他有所反应,他不期然又对一片死寂的步惊云道:
“云、师兄,风师弟自知击昏了你,是……我不对!但当时情形,我……实在不得不那样做……”
“其实,在风师弟心里,亦希望你能和雪缘姑娘永在一起,只是,雪缘……姑娘实在太……爱你了,她决不会愿见你与她一起投下兴渊,我当时……真的不知该如何办?最后唯有……”
这番说话,聂风在这三日三夜,也不知在步惊云耳边说过多少遍了!可是步惊云依然木无反应,聂风实在拿他没法,只有道:
“云师兄,无论你原谅风师弟与否,我也不会弃你不顾的!即使以后你……真的变了一个活死人,我亦会遵守对雪缘及神母的承诺,只要我聂风一日尚在,一定会如言照顾你一生!”
“我如今就为你到房外拿些热茶来!”



【感知】
可是,聂风纵然很想知道此人是谁,最后亦没有追出屋外.只因为他忽然感到一股了无生气的感觉!
他不由回头一望,只见一直在庄内暗角静听一切的步惊云,此刻面上竟是再无半点生气,他,仿佛已变为一个行尸走肉似的死人!
avatar
吃痴嗤
初級面糊
初級面糊
文章數 : 15
注冊日期 : 2021-04-24

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 Empty #4 回復: 【整理】《风云》官方小说中步惊云与聂风交集

2021-04-24, 21:05
九、《天哭》

【云貌】
只见一条如魔神般的魁梧身影,真的已沉沉站于其后,这条魁梧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──
步•惊•云!



【煎药】
聂风与步惊云曾一起出生入死,亦曾应承雪缘神母,会好好照顾步惊云,因然愿为步惊云长耽在厨中十二个时辰,细心扇火煎药。
可惜,此药最少须连服七日,绝对不能间断,亦即是说,必须有人在炉火旁耽上七日七夜煎药,步惊云方才苏醒有望!
聂风纵愿为步惊云煎这七日七夜的药,唯在七日七夜不眠不休下,始终恐防过于疲累而有失,历此,最理想的办法,仍是有人与他轮流煎药。



【操心】
然而,聂风为步惊云的将来操心,未免有点过虑了。
他其实该为自己操心!



【云的负累】
1.
“呵呵,聂风啊聂风!你想潜运功力对付本座?很好!那本座就将我暂时让你不死的理由先行告诉你!”
“告诉你,本座暂时饶你不杀,只因为,我,要你成为步惊云的──负累!”
什么?负累?
聂风当场眉头一皱,只因他实在不明白,来人为何要他成为步惊云的负累?他到底有何目的?

2.
他只感到若因自己而误了步惊云,实在有愧于心,然而,他此刻已难动分毫,只能干睁着眼,忧心忡忡地问:
“你,为何要对付云师兄?”
“你到底想对云师兄怎样?”
那个无道狂天饶有深意地答:
“聂风!你已落在本座手上,根本就没资格知道!”
“你,只有资格成为……”
“步•惊•云•的•负•累!”

3.
到底,他会如何令聂风成为步惊云的负累?
而向来冰冷无情的不哭死神,又会否为了一个曾彻夜不眠替他煎药、对他已是情至义尽、更唯恐自己会误了他的聂风,而被
负累?

4.
说来说去,聂风也知步惊云今日已非上破日峰会无道狂天不可,他只是唯恐步惊云会急于救他,以致阵脚大乱,他实在不想成为步惊云的负累!
只因为他本应承雪缘及神母,终其一生,皆会好好照顾步惊云,如今却反要步惊云救他,实在有愧于心……

5.
“聂风,你不用有愧于心!坦白说,我不惜豁尽一切救你,除了因你宅心仁厚,将是世人之福外,亦因为不想你在此时此刻,会成为步惊云的负累!”
“不但如此,我更希望你能成为步惊云的──”“最强助力!”



【云救风】
1.
红眉说着有深意地看了步惊云一眼,接着又道:
“步惊云,你给我好好听着!你若要救你的好师弟聂风,十日之后,你必须抵达离天下会五百里外的‘破日峰’,我主人,无道狂天,会在那里等候与你一战!”

2.
只见红眉甫一出现,便已实时掠至聂风面前,一手便已将聂风沉沉垂下的头一拍而起,冷笑着对他道:
“嘿嘿……,聂风啊聂风,你可知道,你那个云师兄,正为救你而赶赴“破日峰”迎接我主人?”
“正如我主人所料,步惊云外表虽然冷若玄冰,但对你还真不薄,否则万变不动的他,也不会肯动身前来了!”

3.
这个断岸之上,如今只有一个人可以得救得聂风。
一个可能已不是人的人!
死神!
说步惊云可能已不是人,其实不足为过,缘于适才在秦霜孔慈脱出崖边那刻,他竟仍可不动如山,沉冷如故!
他不动,全因为他已预知,聂风力救秦霜孔慈,一定会比他动得更快!
然而不顾一切的聂风,亦必不会顾及伺机出手的无道狂天,步惊云先是不动,便是要准备为聂风不顾一切出手带来的恶果作出补救!
果然不出步惊云所料!无道狂天真的在聂风飞身救人时伺机暗算,眼见此情此景,步惊云亦同时出手!
总算步惊云出手及时!只见其斗篷一场,电光火石间,已轰出崖外的聂风立被其疾扫回来,安然回抵崖上!

4.
但见他蓦然将聂风手中的小瓶一把取过,再将之丢给秦霜道:
“你,用此救孔慈。”
“我,为他以气疗伤!”
死神口中的“他”,当然便是聂风了。

5.
“聂风啊聂风!即使你不惧生死又如何?但你那个外表冷如万载寒霜的云师兄,亦决不会让你就这样死的!”

6.
但任从狂风割面,步惊云仍未因而此缓半丝半分,只因聂风已危在旦夕,若他未能于他血水烧干前取水回去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!
然而,即使聂风要死,与步惊云又有何干?
他当年不惜“身入虎穴”跻身“天下会”,一切一切,原只为守在仇人“雄霸”身边伺机复仇,他根本非为与任何人结缘而来,当然更非为与聂风结下这份同门之缘!
不哭死神,向来皆是六亲缘绝,与世上所有人无缘!
只是到了后来,无论死神如何对其他人不闻不问,不顾不理,命运却始终安排他与聂风及孔慈等人遇上,在他本来如无波死水般的生涯中,牵起阵阵涟漪……
到头来,他也不知自己今日为何会置身此地,更在为聂风的生死奔驰!



【风救云】
1.
眼见步惊云身陷险境,一旁的秦霜身形最慢,根本无法及时出手相助,孔慈的更是花拳绣腿,场中能够助步惊云一把的,实在只得一个──聂风!
而聂风亦没有上任何人失望!
但见他劲腿一晃,“风神腿”已比声音更快,如一道奔雷般狂扫至无道狂天身后!
“云师兄!我来助你!”

2.
唯一聂风想救即始终未能救得的,只有一个人!
他的云师兄。
不哭死神──
步惊云!
只因步惊云根本不用任何人相救,他身负的潜力,深如无底深渊,令人无法看透。他的力量,更足以让他营救任何一个人!
他唯一需要救助的,只是他那颗深不可测的──
心!
不哭、不动、不变、却又不被人理解的心!

3.
惊呼声中,聂风身形已如疾风而下,暂要追上向下急坠的步惊云!
总算聂风的轻功快绝人寰,“伏”的一声,虽未能抓着步惊云的手,却已险险将其斗篷抓个正着,另一手更已及时抓着崖边!
然而,步惊云下坠之势实在太劲太急,就在聂风以为已救回他之际。自听“喀嚓”一声……
他手中紧执的斗篷由于未能承受步惊云的急剧冲势,赫然一断为二,而昏迷不醒的步惊云,已朝崖下的万丈深渊继续急坠!
“云──师──兄!”



【异样神色】
势难料到,聂风在自身这个气若游丝的一刻,仍惦念不忘要先救孔慈,可见真的已视孔慈为妹子,步惊云看在眼里。
冷冷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神色,仿佛无论他如何冷冰无情,也在为聂风此举而……





十、《剑圣无双》

【云貌】
而在距她足有两丈的洞内深处,此刻正远远坐着一条人影,一身墨黑的斗篷洒地,一双闪烁有神的眼睛更在暗黑中冷冷放光……





十一、《十二惊惶》

【风貌】
亦因为与聂风在车厢内相对了数日数夜,就在这一日的黄昏,第二梦方才发觉,聂风原来是一个极为好看的男人。
那种好看,非关俊美,而是来自聂风眉宇间的一股暖意。他那张正直秀气的脸,就像是冷雨中的一道阳光,又像是滚滚浊世中的一股清流,令人感到易于亲近,令人感到只要是能站在他的身边,一切哀伤、困难、绝望,皆可置诸脑后!他,可以为任何人带来温暖和希望!



【风寻云踪】
故自破日峰回来后,聂风甚至较雄霸更积极寻找步惊云,非但广发天下会门下,于破日峰百里之内寻找,自己也曾数番奔波于天下会与破日峰两地之间。
然而,尽管步惊云音讯全无,聂风仍不气馁,在过去数月,他为找步惊云,已找至心力交瘁,就像今夜,他也是刚从破日峰回来,途中更遇上一场暴雨,浑身上下也给雨水打至湿透!
可是他甫回天下,又随即将自己关在风阁之内,栖身在昏黯之中,静静看着窗外的风雨,心中却又一面想着步惊云行踪的线索……
云师兄,你,到底去了哪里?
论理,破日峰下既然不见步惊云的尸首,他应该还未有死,但他既然幸存,何以又不回天下?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这样想着想着,聂风只觉眼皮渐重,他身心其实已相当劳累,终于在半思半想半倦之间,沉沉困着了……



【他的心】
“一个人的手冷如冰雪又如何?最重要的是人心未冷。我的二师兄步惊云,他也和姑娘一样,拥有一双冷手,外表更是冷若寒霜,但他的心,其实比烈阳还要温热!”






十三、《神武纪》

【阿铁】
1.
那是一条一身黑衣的人影,一条年约廿一、身高至少六尺以上的人影……
真的是那个阿铁!
卡尔但见这个阿铁,果然名不虚传,一张脸竟真的没有半分表情!
其实以任何最严格的标准来说,这个阿铁亦算长的一脸英挺,但由于他的脸毫无表情,骤然看来,竟令他的脸冷得如同雪铸,如同一尊永恒不变的冰雕!
更诡异的是,他左臂上亦真的有一个麒麟纹身,那头麒麟更在张牙舞爪,像会随时喷出熊熊烈火,吞噬人类,又像正在等待适当时机重生。

2.
骤眼看来,二人外表其实并无多大变化,但若看真一点,便会发现,阿铁的双目,竟像一个无底深渊,深不见底,也不知在这个无底深渊之内,深藏着什么可怕,深藏着什么可以灭世的力量!
而他的一张冷面,亦竟比以前更冷,冷得何止像一座冰雕,如今的他,根本便是一尊五百年前的死神冰雕!
       


【聂风】
1.
只见他非但有一张极为俊秀的脸,还有一头飘逸如丝的长发,在醉人的夜色中随风飘荡,散发着一股天地任我独行的洒脱神采。这股神采,更令他的人骤眼看来有点不大真实,不大真实得如同一个五百年前的久远传奇……

2.
只见那是一个与阿铁年纪相若的青年,一张脸无论从任何观点来看,都可说长得异常俊逸好看,眼神中更流露着无限暖意,与看来冰冷而带点叛逆、孤僻和邪气的阿铁,简直如天堂和地狱之别!
不但如此,这人的脸上,更隐然有一股浩然正气,就像那些在中国古代七侠五义中的侠客该有的气质。很难想象,在2047年这个已经对错不分、正邪含糊的年代,还有一个这样的人,还有一个如久远传奇的人物。

3.
一切都如此不大真实!就连眼前的聂风,无论由外至内,也完美得不大像一个真实的活人!阿铁定定的看着聂风,看着他脸上散发的无限暖意,冷冷的目光中,蓦然闪过一丝疑惑之色。

4.
而聂风,外观看来,虽也和阿铁一样,未有多大变化,唯他的一头长发,竟在无风自动,悠然朝天飘飞……
极有可能,他的长发能够自动,非因无风,而是因为他的全身上下,皆充斥着一股惊世之气,一股足可追风逐月、乘风破浪之气……



【云貌】
1.
阿铁随即回头一望,只见一个异常高大魁梧、装束不像现代人的神秘男人,早已背立于他身后。
这个神秘男人,竟然和阿铁长得一模一样,所不同的,是他的头发,竟已变得一片银白,为他多添了阿铁所没有的千古沧桑。

2.
只见眼前风云的虚拟影像,其中的聂风,早已瞎了左眼,另外的步惊云,更已一头银发,二人的年纪,虽看来未如其时的真实年龄四十多岁,唯亦较阿铁和眼前的聂风更为成熟!



【生死战友】
然而在这世上,在不哭死神每次遇上强敌之时,仍在其身边支持他的生死战友,除了绝世好剑,还有一个人。
一个如风如神的人……
风•中•之•神!  



【无限熟悉】
而看着眼前人脸上眼内的温热和正气,阿铁只觉无限熟悉,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,他和这个人曾经历了无数生、死、爱、恨,出生入死,出死入生,二人曾一起流过数不清、抹不干的鲜血,曾一起战胜他们本来无法战胜的宿敌……



【依旧如故】
而这座坟墓死气之严重,更险些令力量寻常的卓蓝感到窒息,只有聂风……
面对不哭死神的沉重死亡气息,他依旧悠然如故,气定神闲,仍然如沐春风。
也许全由于,他本来便是一道浊世清风!
一道在五个世纪前,便已在平衡死神冰冷与悲痛的清风!  



【同生共死】
1.
同生共死!
这四个字虽看似简单,唯却是人类一切“亲情、爱情和友情”的终极意义,要实行亦绝不容易!
只是,曾经在五百多年之前,步惊云与聂风之间的友情,便曾经一度达致这个终极意义!
多少次,风云二人曾一起出生入死,出死入生!
多少次,二人为助对方,而不顾一切身陷绝境!
甚至在聂风为战东瀛超级强者“绝无神”而入魔后,步惊云为唤醒聂风,最后更不惜飞堕万丈悬崖,一度生死下落不明!
而聂风,亦曾为救步惊云,而不惜牺牲了自己左目!
更教人惊叹的是,在五个世纪后的今天,二人的友情仍旧不变,双方“同生共死,生死与共”的战斗豪情仍在!

2.
对于阿铁的问题,聂风却只是淡淡一笑,若无其事的答:
“我也不大明白。我只知道,刚才在你危急之间,我连想也没有细想,便已扑前救你。我的心,就像存在着一个使命,绝不能看着你就此而死。”
也许,聂风的话是对的!早在五百年前,当时的聂风,心中又何尝不是同样有一个使命,绝不会让其“云师兄”身陷险境?而今时今日的聂风,无论他已否记得前事,但对步惊云的知己友情,却仍长存心中深入,故在危急之间,他的潜意识便驱策他不顾自己安危,也要先救阿铁!
二人今世的友情虽仍未深厚,但前生的恩义,却已多得令二人“心”不由己,也要为对方豁尽一切!
就在此刻,阿铁忽然发觉,他在这世上原来并不孤单,原来无论发生什么事,无论在前世今生,都有一个聂风,站在他身边,与他并肩而战!



【云墓壁画】
壁画这上的,更是三个阿铁异常熟悉的人!
这三个画中人正是……
步惊云!
聂风!
还有……
无名!
五百年前的一代武林神话……
万物有名,缘何无名的“无名”!
变生肘腋!阿铁、聂风、廿三,甚至卓蓝尽未有料到,在墓中深处,在那万剑归宗的巨大剑轮背后,居然藏着一贴刻有风云和无名的壁画!但见画中的风云,正站在无名身后,而神话无名,却气如渊岳地坐于二人之前,一代神话宗师风范无露无遗!
然而,何以在步惊云之墓内的深处,竟会有一幅这样的壁画?阿铁等人继续朝壁画右下角瞄去,随即明白个中原因。
只见壁画的右下角,清晰刻着五个不大不小的字——
立•墓•人……
无•名!



【天山对弈】
在这距离神塔如同天涯的天山之巅,蓦然风雪大作,在翻飞的风雪中,不知何时,不知如何,竟送来了两条高大的身影,飘然落在棋盘两边,啊……?难道……,这两个便是曾在此下棋的人?
可惜的是,山巅上的风雪实在太大,二人的脸埋藏在怒嚎的风雪中,一时间也无法辨清面目,然而,二人的声音却竟仍能在风声雪声中听得清清楚楚,难道是二人身负非比寻常的力量?
只见其中一人一面下了一只棋子,一面在冷彻心肺的冰寒下,仍能以无比温热的声音道:
“师兄,你,可也感觉到了?”
“看来,事情已快结束了。”
师兄?
奇怪!已经是2587年的末日时代了,居然还有人以“师兄”相称?谁还会用这么古老的称谓?
但听另一人沉沉答道:
“是的。我已经清楚感到,神舞的力量已经正式催动,而他俩的力量,亦已达至巅峰,真的是快要结局的时候了……”
这个人的声音异常冷而低沉,如同一块万载玄冰,甚至比漫天的风雪更寒更冷,冷得令人心碎。
“那,师兄,难道我们真的让那件将要逆转天地的事情发生?”
另一人答:
“这,本来便是我们早已决定的事。”
“我们现在唯一要干的,便是先下完这盘未了的棋局。”
适才那人悠然点头,笑道:
“师兄说得对!世事如棋,我们倒不如先下完这盘棋局再说吧!”
想不到,什么逆转天地的事情,在这二人眼中,竟还不及一盘未了的棋局,二人言谈之间,已继续对奕下去。
究竟,二人眼中的“他俩”,可是指“聂风”和“阿铁”?
这二人又到底是谁?
谁会有如斯强大的本事,能够如此清楚“神舞”的力量?
又是谁如此清楚2587年的再世风云“阿铁”和“聂风”?
他们更以师兄弟相称,难道二人会是……?
一个绝不可能再存在于世、本应只存在于过去的“他”?
和“他”?



【埋剑藏刀】
“不但绝世好剑,我还在雪地之下掘出雪饮,两柄绝世神兵所埋的位置距离不远,看来,千多年前的风云是在天山之上埋剑藏刀,至于二人是厌倦江湖,抑或由于其他原因而埋下自己兵刃,则不得而知。”



【衣冠冢里的两滴血】
“我于是循着天邪战鉴下卷的提示,非但找着步惊云之墓的所在地,意外的是,原来墓内不仅存有步惊云的龙元之血,还有聂风所留的龙元之血!”





理了理官方小说里的糖点和两人外貌描写。
小说据说是对漫画剧情的修改与补完,消除了云师兄漫画开头的各种黑历史以及颜艺之外,还给捎上了梨花体的发言格式,风师弟倒是和漫画性格相差不大。
除了感情戏比较吓人之外,别的都还行,喜欢天下会时期一大家子各种互动。不过小说里风云都生死相交那么多回了,这样发展下去,根本不会有漫画开头那种大写的我俩不熟啊。
回頂端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